张永宏:哲学系2010-2011学年硕博学术沙龙第九期(总二十九期)取得圆满成功

本年度第九期硕博学术沙龙(总第二十九期)于四月十日在图书馆总馆323(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举行。哲学系博士生、硕士生并其他单位友好人士参加了本次活动。哲学系主任曹志平教授、沙龙活动指导老师欧阳锋教授、区域研究资料中心周建昌副研究员等出席了本次活动。周克浩、张永宏同学分别担任上、下半场主持人。

上半场由博士生马丽同学主讲,其题目是“平等性——社会规范应有之义”。她首先分析了社会规范的平等性内涵,认为社会规范是关于权利和义务的制度性安排,就义务来说,可分为肯定性义务和否定性义务,就权利来说,可分为法定权利、道德权利和约定权利。并就权利和义务的相互关系展开论述,认为要实现社会规范的平等性,需要保证权力和义务的相匹配。接下来她讨论了阻碍社会规范平等性实现的四个因素:利益因素、认知因素、文化因素、人为因素。并就各个因素进行案例分析,认为尽管这些因素在现实中不可避免,但实现社会规范平等性,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有信心逐渐接近理想的社会规范。因为平等性问题与同学们的现实生活比较贴近,而且也是近来热议的公共话题,在讨论阶段,同学们纷纷发言,提出了自己的理解或困惑,与马丽同学进行了交流,取得了很好的现场效果和报告意义。

下半场由硕士生王国彬同学主讲。他的主题是“堪天道舆地道 和人道——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的风水术”。他的报告按照起、承、转、合结构分为四个部分,分别就堪舆术的宗旨论、名相论、方法论和妙道论展开分析。其中宗旨论试图回答“为什么”,名相论主要讨论“是什么”,方法论大致围绕“怎么做”,妙道论则略谈自己的一些心得体会。认为堪舆风水文化有许多合理的成分,需要我们认真研究,提倡一种文化学的研究方法和同情理解的研究态度,并就概念术语的现代语境转化,进行了“道-学-术”与“形上学-知识学-技艺学”的比照,认为今人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同时不妨大胆创新,而且要重视实践,因为堪舆术是一门实践的艺术。国彬同学的报告引起了与会听众的极大兴趣,大家纷纷提问,进行对话与交流。座中不乏对风水有深入研究和独到体悟的同学,其发言讨论深化了本次报告的主题,延伸了传统文化研究的空间。

随后,欧阳老师和曹主任就本次活动进行了精辟点评,就沙龙活动的意义和价值进行了高度评价和深度阐发。欧阳老师从本次校庆活动的一个校友座谈会说起,回溯了二三十年前哲学系前辈的墙报活动,高度评价了硕博学术沙龙这个平台,认为很有意义,给同学一个展示、交流和锻炼的机会。曹主任则从自己参与沙龙活动的个人经历谈起,认为沙龙活动可以锻炼培养演讲人的生题能力(问题意识)、释题能力(分析阐释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和综合写作能力,并期望同学们能够缕顺本专业和他专业、个人学习和辅助学习(上课、沙龙、座谈等)、原著阅读和论文写作的关系,对同学们的学习、阅读和研究提出殷切期待,表示要加大对硕博学术沙龙活动的支持力度,加强管理,要把该活动当作哲学系的一个品牌项目来建设。

最后,曹老师、欧阳老师代表哲学系对两位主讲人颁发荣誉证书,并感谢同学们的积极参与。大家合影留念,活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嘉宾:曹志平教授 欧阳锋教授 周建昌副研究员

主持:周克浩 张永宏

摄像:周建昌

摄影:吕苗苗 盛 虎

文录;张永宏

视频链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4MTIyNTc2.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4MTI1NDYw.html

#gallery-1 { margin: auto; } #gallery-1 .gallery-item { float: left; margin-top: 10px; text-align: center; width: 33%; } #gallery-1 img { border: 2px solid #cfcfcf; } #gallery-1 .gallery-caption { margin-left: 0; } /* see gallery_shortcode() in wp-includes/media.php */

张永宏:哲学系2010-2011学年硕博学术沙龙第八期(总二十八期)取得圆满成功

本年度第八期硕博学术沙龙(总第二十八期)于三月二十日在图书馆总馆323(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举行。哲学系博士生、硕士生并其他单位友好人士参加了本次活动。指导老师欧阳锋教授、区域研究资料中心周建昌副研究员等出席了本次活动。张永宏、周克浩同学分别担任上、下半场主持人。

上半场由硕士生王欢同学主讲,其题目是“中国绘画的觉醒——略论魏晋南北朝画论思想”。他从一个易于引起人们深思的问题开始:中国古代绘画大家足可与泰西诸家媲比,为何许多画坛巨匠仍不为今人所知?从魏晋南北朝的社会文化背景介绍入手,王欢同学分析了此期的贵族传统,而绘画的崛起、绘画由道德性附庸到自身的独立、以及绘画分类、技法和画论思想的成就,都与此传统有关,中国绘画于此期实现了转折。接下来,他分析了此种转折之原因有三:曰“文的觉醒”,曰绘画本身的发展规律,曰清谈之风。最后,他评述了魏晋南北朝画论在中国艺术史上的地位和影响,着重从范畴的确立和技法的理论体现两方面展开。这个题目同时也是王欢同学正在撰写中的硕论内容,同学们进行了积极的提问和交流,以帮助王欢同学深化主题,完善硕论。

下半场由博士生陈志坚同学主讲。他的主题是“技术与文化起源的另类思考”。他首先向同学们介绍了一位与海德格尔相比足而伟大的人文主义学者芒福德,并就其宣传、研究和影响不惬人意表示遗憾。接着主要从五个方面论述芒福德的“另类思想”:其一,否定“人是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动物”,认为“人是精神的制造者”,minding比making更根本;其二,技术和文化产生于“仪式”,而不是生产的需要和结果;其三,钟表制造和钟表普及改变了人们的时间观念和生活安排,从而标志着工业革命和近代社会的开始,而不是此前所说的蒸汽机;其四,古代科技使动物变成人,近代科技仅只是提高人的能力和生活质量,故而古代科技的影响和价值更大;其五,以“容器”为特征的阴性技术与以武器等为特征的阳性技术相比,就其对人类文明的贡献而言,前者更基础。最后,陈志坚同学就芒福德的思想进行了简要的评析,认为尽管芒氏的思想“另类”,但可以用interpretation和explanation的区别来解释,是一种人文主义视野下的科技史解释。陈志坚同学的报告引起同学们的兴趣,大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最后,欧阳老师就本次沙龙做了简要而精辟的总结,认为这次活动的选题很有意思,一个有关艺术,一个有关技术。艺术和技术有各自的特色,但也并不是截然矛盾。关于绘画,因为学科所限,欧阳老师表示“对于不能说的就保持沉默”,但就幻灯制作的细节问题,做了强调;关于另类思想,欧阳老师认为也具有重要价值,尤其是对于批判性的哲学思考来说,更是如此。随后,欧阳老师代表哲学系对两位主讲人颁发荣誉证书,并感谢同学们的积极参与。大家合影留念,活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嘉宾:欧阳锋教授 周建昌副研究员

主持:张永宏 周克浩

摄像:周建昌

摄影:吕苗苗 南旭霞

文录;张永宏

视频链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yNDQyMzEy.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yNDA4MTUy.html

#gallery-2 { margin: auto; } #gallery-2 .gallery-item { float: left; margin-top: 10px; text-align: center; width: 33%; } #gallery-2 img { border: 2px solid #cfcfcf; } #gallery-2 .gallery-caption { margin-left: 0; } /* see gallery_shortcode() in wp-includes/media.php */

张永宏:学会活动(3)暨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22)文录

2010年10月31日

厦门大学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第二期(总第二十二期)

暨厦门大学图书馆人文社科实验学会活动第三期

主持人(周克浩同学):好,同学们好。我们这一期的硕博学术沙龙啊,现在开始。这个上半场呢由我来主持,下半场来永宏来主持。呃,我们这一期的博士生的主讲人是王建志。王建志他是,在硕士的时候学的就是西方哲学,他在我们(现在)也是周建漳老师的学生。他讲的这个题目是“尼采的‘上帝死了’”。呃,下面我们就有请他来做演讲,我们欢迎!

(鼓掌)

王建志同学:那个,大家晚上好。首先呢我站在这儿,确实有点紧张。那个,有几个原因吧。第一个原因说实话,(我)是第一次对着这么多人作报告,并且都是一些高材生,除了博士就是硕士,还有我们学院的欧阳老师,还有(图书馆的)周老师。我首先要感谢厦大人文学院,能给我们大家提供这么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感谢欧阳老师,每次都到,来听报告,还有这个周老师。周老师今天晚上,我刚才的时候碰到他了,急急忙忙的,我感到他对这个活动特别特别的负责,我感到特别特别的感动。那个我今天呢就这个,这个,我研究生的时候吧,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读了一些尼采的著作,当然我们利用这个平台呢,可能就是说,每个人都读一个哲学家,(他)的书,是吧?那我读的是尼采的。那我读得也不是很好。但是基本上有所了解,就是我今儿晚上通过这个报告呢,就是想把我所了解的尼采,能够介绍给大家。那么我们这个,我做的主题呢,就是“尼采的‘上帝死了’”。那,其实当时选这个题目,我是有所顾虑的。因为这个题目不是非常好做。但是我考虑到咱们有些同学有西哲的,也有中哲的,是吧?有各个专业的。可能是对尼采的思想比较少了解。如果真正有一些了解呢,有这个基础呢,那我们可以真正从文本入手。这个,但是我觉得咱们这个沙龙呢,我觉得首先要大家了解一些基本的东西。所以说我还是主要是围绕着尼采的这个生平,和他的一些轶事,包括他说过的一些话,还有别人对他的评价,来讲一下尼采。然后最后的话,就是说我们通过他的生平,和他所关注的问题,我们能够理解尼采提出“上帝死了”到底是什么涵义?那么这就是我的这个报告所要做的。

(切换图面)那我们首先看一下尼采的这个,名言。第一个理解起来可能就比较困难。(读尼采的一段话)“我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适于生活的世界,接受了各种体线面,因与果,动与静,形式与内涵。若是没有这些可信之物,则无人能坚持活下去!不过,那些东西并未经过验证。生活不是论据:生存条件也许原本就有错误。”其实这个问题确实挺深。上一堂课,我们这个,周克浩博士为我们做那个报告的时候也提到,就是说,很多东西可能是生活的根据,需要一种生活的确定性。尼采他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但是说我们这个生存,我们的生活,是我们自己创造的。这个生活的根据,包括意义和价值的根据,都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但是尼采,他是一个比较具有怀疑精神的哲学家,他就问:这个生活条件真的是那么可靠吗?我们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所拥有这些根据都是这样可靠吗?包括上帝都是这样可靠吗?那么第二个,那个,第二句话是:“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也即是说在尼采看来,很多事情不是说,就是原因,或者说它不一定会导致一种结果。那么,我们知道尼采曾经说过一句话就是:“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是吧?其实他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说,就是:“谁笑得最好,谁笑到最后。”就这样。那么看下一个。(切换图面)第三句话是:“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其实他这句话表达了一种生活态度,就是你执着于这种世俗生活,不去追问有什么意义,那么你可以做梦,你可以永不清醒。要么你可以清醒,要么就是说追问这个人生的意义。下一句话是:“人最终喜爱的是自己的欲望,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句话我觉得挺有道理的。还有下面一句话:“高贵的灵魂,是自己尊敬自己。”“赞美使一些人变得谦逊,使另一些人变得无礼。”其实我们发现就是,尼采的哲学,就是与传统的思想家,传统的哲学,是不一样的。他有点像什么,就是,那个,尼采所宣扬的就是,他想通过一句真理的话,要说完所有的(道理)。可能别的哲学家,好几本书都说不完的东西。你看他的这几句话,都是非常有(意义的)。就是说尼采他,应该是一个智者,或者说是一个思想家。(切换图面)这句话我觉得非常有(意义)。在尼采的时代,他是十九(世纪),他是1844生,应该说是(生于)十九世纪,(而)我们二十世纪的事,他都能预料。他说“对财富的喜爱,以及对于知识的喜爱,是推动地球的两种力量。其中一种力量增加了,另一种力量势必减弱”。我们发现我们现在,就是说,看一看我们周围,这句话确实是,验证了这句话。说这个我们现代人对这个财富的追求,已经渐渐(代替了)对知识的热爱。知识已经是一种被包装的知识,或者说是一种一次性的消费的(知识),已经变成了一种商品。咹,就是这样。

(切换图面)那么我们引入正题。就是,我觉得,要了解一个人,或者说一个思想家,我就是说(要)围绕一个问题展开。第一个问题就是说,尼采,他拥有一个怎样的人生?或者说一个思想家,他的人生是怎么样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知道,尼采在很多情况下,或者说是一个诗人,或者说是一个文学家,诗人文学家,或者是诗人哲学家,我们大家如果读过尼采的著作,可能会(有感觉)。感觉他(的思路和行文)特别散乱,他不像读康德的书啊,或者读哪个哲学家的书啊,非常的成体系。那么他们关注的问题呢,往往说是被摆在面前,或者说(可以)提出来,然后去追问。但尼采他,他的文章里边是,找不到这样一个核心的。但是就是说,从宏观上来看,尼采,他所关注的,就真的没有一个核心的问题吗?那么如果有,他这个问题应该是什么?那么,(我这里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围绕这个“上帝死了”,它所表达的涵义,(我)说一下。

(切换画面)这是尼采的大致生平。他是1844年10月15日生于普鲁士的萨克森州勒肯镇。那(我)介绍一下尼采他这个出生啊。他是出生于1844年这个10月15日,他这个出生是非常(巧妙的)。呃,这个,普鲁士国王叫弗里德里希·威廉,他(国王)也是这一天生日。所以说这个尼采的父亲,在尼采出生的时候,感觉就是,特别的荣幸。并且呢,尼采的父亲与这个国王有很深的渊源。尼采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他这个,精通于音乐,对钢琴非常熟悉,非常熟练,特别是古典音乐。他就是,尼采的父亲啊,就是说,咹,做家教。给谁做家教呢?就给这个,弗里德里希·威廉他四个公主(做家教)。他(尼采之父)虽然没有地位,(但是)他这个和国王的关系是非常(友好的)。所以说这个,尼采的父亲呢,就把尼采的这个名字,跟这个国王的名字,起了一个名字,就是“弗里德里希·尼采”。我们看一下就是,尼采出生的时候,他父亲有多么兴奋。(切换画面)他说:“喜庆的十月,在不同年代的10月里,发生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而今天我所经历的乃是最重大、最美好的一件。我要给我的孩子洗礼。哦,非常幸福的时刻!以主的名义为我祝福吧——我以激动的心情表示——我深爱的孩子使我能够把他奉献给主,我的儿子,弗里德里希·尼采,你在世上就叫这名字,这是为了还念我的恩人国王,你是他的诞辰这天出生的。”就是说我们通过这个尼采他父亲的这段话,我们看到的就是说,他对孩子的这个降临,所带来的这种喜悦,或者激动的心情。同时啊,我们也能感觉出就是,就是说,尼采的父亲,对他寄予一种什么希望?!就是说,他说到以主的名义为他的儿子祝福,可是我们知道,在后来的这个尼采,背叛了上帝。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话题)。我们看下一句话。他说这个,尼采的父亲叫卡尔,他还有一句话叫做“这个孩子,将来怎么样呢”?就是说他对这个孩子的未来寄予了很深的希望。那么,对于(这一天)出生的尼采,也是感觉很荣幸的。他是这样说的,是说:“无论如何,我选在这一天出生,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在整个童年时期,我的生日就是举国欢庆的日子。”那我们知道在西方,国王的这个生日,是要举国欢庆的。所以尼采这个,虽然不是给尼采庆祝吧,但是尼采还是感觉到特别荣幸。就是感觉到,咹,他也有这个特备激动的感觉。

但是这个尼采呢,这个,从小的这个经历确实是,非常悲惨,对不对?他这个四岁的时候,他父亲因为这个偶然的一次车祸,跌倒了之后,(患了)脑软化症,然后在他四岁的时候,他父亲就去世了。呃,我个人读尼采的著作呢,就觉得尼采对他的父亲是非常崇敬的,非常爱他的父亲。因为在他心中,他父亲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呃,尼采这一生,对这个音乐,包括诗歌,是,可以说是尼采一生,非常大的一个慰藉。他这种对音乐和诗歌的喜爱,我觉得最初的启发就是他的父亲。他父亲对他的这种音乐的影响是非常的(大的)。他父亲是一个非常有才的人。这是他父亲去世。两年以后,他这个,他有一个弟弟,又这个去世了。可以说这个,尼采的童年,过早地经历了人生的悲剧吧!所以说对这个死亡,有一种最亲密的接触。你想想,包括这个布道的钟声,包括这个家人的不幸,还有这个(各种苦难),都是一种,带有一种非常黯然的色彩。我们看下面。(切换图面)“在我早年的生涯里,我已经见过许多悲痛和苦难,所以全然不像孩子那样天真烂漫、无忧无虑……从童年起,我就寻求孤独,喜欢躲在无人打扰的地方。这往往是在大自然的自由殿堂里。我在那里找到了真实的快乐。”这句话就道出了其实尼采的一生(的基调)。我们知道就是说,尼采后来离开他执教的巴塞尔大学,一生都在南欧,还有瑞士,包括意大利,这几个气候,呃,阳光比较好的地方,游历。他说他喜欢(这种)“大自然的自由殿堂”。这跟他,他是一个非常贫穷的人,他喜欢这样做,然后他就去做了。那么他这个童年这种比较黯淡的(经历),对他(来)说是很有(影响的)。我们来看下边这句话:“那一切本属于其他孩子童年的阳光并不能照在我身上,我已经过早地学会了成熟地思考。”我们,请大家注意哦,他说这两句话的时候,他才刚刚十四岁。这个天才,我觉得确实是个天才。他在这个,(切换图面)这是尼采十四岁时写的日记。其实他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写过很多的诗歌,十岁的时候。那么,他,那个,我摘(抄)这个他(的一段诗歌)。呃,在尼采的诗里面一般都充满了什么样的色调?钟声,晚祷的钟声,再就是秋风,落叶,这些让人感觉听起来非常的(凄凉)。他总是用这些东西来这个写他的诗,作为(他的意象)。还有一首诗,写的是一个女人,走在一个,一个(地方),走累了,然后睡在了一个破落的废墟之上。然后这个女人做了一个梦,梦见这个城市很繁华,然后突然怎么的衰败。其实他这么一种幸福的短暂性,人生的无常。尼采他刚刚七、八岁的时候,已经就是对人生有这样的感悟。这首诗是他十岁时候写的,他说“悠扬的晚祷的钟声/在田野上空回荡/仿佛要向我表明/在这个世界之上/终究没有人找到/家乡和天伦之乐/我们从未摆脱大地/终究要回到它的怀抱”。这一首诗,我觉得写得挺有意思,他其实说的就是人生,终归要死亡的,总会要“回到大地的怀抱”,一切都是暂时的。看下面。(切换图面)这几句(前四句)很有意境,我特别标出来,他说“当钟声悠悠响起/我不禁暗暗思忖/我们全部都滚滚/奔向永恒的故乡/谁人在每时每刻/挣脱大地的羁勒/唱一支家乡牧歌/赞颂天国的欢乐”。其实,尼采的童年,对上帝是非常虔诚的。呃,在十四岁以前,他对上帝是非常虔诚的。呃,给大家将一个小故事吧。这几句话我觉得挺有感觉,我觉得大家可以给(再)念一下:“当钟声悠悠响起/我不禁暗暗思忖/我们全部都滚滚/奔向永恒的故乡”。

(切换图面)这一段就是说,尼采他这个四岁的时候,他父亲去世。六岁的时候,他弟弟也去世。然后在这个尼采祖母的坚持下,全家人移到一个叫瑙姆堡的一个地方。他搬家的时候才刚刚六岁,他记的日记,他说:“晚祷的忧郁钟声传到前厅,夜色笼罩大地,天空一轮明月,繁星闪烁。我久久不能入睡,夜半时分,我悄悄走到院子里。这里停着许多满载的大车,车夫们朦胧的脸庞在院子里隐约闪现。我简直不相信这就要去另一个地方安家。我在这里品尝过欢乐和痛苦,这里安葬着我敬爱的父亲和小弟,这里的居民始终和睦相处,离开这村子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天蒙蒙亮,大车穿过乡间大道,把我们运往瑙姆堡,我们将在那里安家。别了,别了。亲爱的父宅。”这是尼采六岁时候的心境。我觉得这种心境,如果换成是我,我可能到十五岁,才有这种心境。这是他出生,亲历痛苦,悲伤(的心路历程)。

(切换图面)这个,这是尼采这个,六岁以后,搬到这个瑙姆堡,就是他去了瑙姆堡之后,去了当地一个小学。其实尼采在我看来,他十四岁以前,是一个非常,怎么说呢,特别害羞,他喜欢一个人独处,然后,喜欢呆在自然里,然后静静地想一些事情,想人生的问题。因为他的经历,他人生的经历,他小的时候的经历,(他意识到)人生总要死亡的,我的一生应该怎样过?他(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他小时候是一个特别深沉的(孩子)。他十四岁以前对上帝非常虔诚,非常虔诚的。他小时候,他上小学的时候呢,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在草坪上,走过来走过去,然后一直念(《圣经》)。大家,就是他小学的同学,都称他是一个,非常,圣洁的一个“小牧师”。我们可以想一下,当时他(是这么一个状态)。

这是他妹妹当时描述尼采,有多么地,这个,多么地守这个规矩,按照学校的制度(行事)。她说:“一天,正当放学时,忽然下起了大雨。我们朝学校走去,想接一下小弗里兹。”这(指“小弗里兹”)是尼采的小名。“所有的孩子们都发疯似地朝自己家里跑去。”因为下雨了嘛,所以孩子都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跑。“最后,小弗里兹也出现了。他慢慢地走着,”大家注意这里的细节描写,“帽子遮盖着石板,”在德国呀,他们那个年代,他们写字都是用石板。然后写上去,然后再擦了去。他们上学的时候,都背着一个小石板。然后“小手绢又盖在它们上面。”大家注意一下,这里用了一个“又”字,“小手绢又盖在它们上面”,其实这个“又”表达了尼采是经常是这样的,特别的就是说严谨,特别的守规矩。然后“……当妈妈催促他赶快回家时,浑身湿透的小弗里兹却一本正经地回道:‘但是,妈妈,我们的校规明文写着:在离开学校时,孩子们不得在街上乱窜,他们必须安静地、举止文雅地走回家里。’”从这一段文章,这段文字,他妹妹的亲身描述,我们感觉到尼采的童年,小的时候特别谨慎,特别就是遵守规矩的一个孩子。但是到了十四岁以后,(一直到)他上了大学以后,他为什么会背叛上帝?这是一个问题。我也想,也确实是没想明白的一个问题。他幼年的时候对上帝虔诚信仰和他以后对上帝的敌对,是截然相反的两条路。

那么我们看一下就是,简单解释那个,说(尼采)小时候的一些问题。那我们看一些尼采这个性格。我把它归结为这么几点。一个是他是忧郁敏感的人。这个我们通过他童年期(的故事)可以感受,特别得敏感,特别犹豫,特别悲观,他小时候尽考虑死亡(这些事儿),然后这个追问人生的意义的问题。那第二个我觉得他是一个天才智慧的人。刚才我看他的这首诗,他十岁的时候就能够写那样的诗,然后十四岁的时候,就写自己前面的那种,人生(的经历),(写)回忆录。我觉得确实是个天才。那么我们看一下,这个是尼采他那个,(切换图面)这个,1858年,就是他十四岁的时候,(他)进入了中学。他在这个中学读了六年。这个中学出过很多的(名)人。你像那个诗人(×××),大家都知道费希特是吧?他是德国古典哲学的一个伟大的哲学家,他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他(指尼采)在这里主要学习了什么?希腊语和拉丁语。这两门语言对尼采的思想的影响是非常之大的。呃,尼采从这个古希腊哲学,吸收了非常非常之多的东西。可以说在尼采的思想当中,古希腊就是一个神圣的黄金阶段,古希腊的这些智者,(都是)真正的思想家。还有,他们不像传统理解的哲学家,啊,埋头故纸堆啊。但是古希腊的哲学家是活生生的生命的当下。他们是这样一种思想。他(指尼采)在这个中学主要学习了希腊文和这个拉丁文,那(18)64年他进入波恩大学,他在那里学习神学和古典语言学。其实他的家庭,包括他父亲呀,他母亲呀,都是路德新教坚定的信仰者,他们都希望尼采以后能成为一个非常好的神学家或者是神父。但是尼采从这个波恩大学的时候,对这个古典语言学,特别感兴趣,渐渐地对神学产生了反感。这个他在波恩大学的时候,据他自己说,他是非常的不愉快,因为他这个,也就是说,哎呀,在大学里边,太束缚了自己的天性了。大家都按照这么一个严格的规定去(学习和生活),然后埋首故纸堆,然后是上课,然后听讲座,他感觉特别的没趣。它等于说这是对思想的一种谋杀。(18)65年,他有一个机会,进入这个莱比锡大学。他这个转入莱比锡大学,遇到了一位非常非常欣赏尼采的人,这个人叫李契尔,在当时的德国是一个非常非常著名的,呃,一个语言学家,他特别喜欢尼采。尼采也特别的尊重他。在这个莱比锡大学,尼采就是说,特别地投入了古典语言学的学习。这四年,呃,这几年,可以说是尼采人生一个非常大的转变。呃,刚才也说了,他这个学习古典语言学,主要是学习希腊古典语言学。在尼采的这个思想当中啊,这个古希腊语言学,可以说在尼采的(思想中)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他对古希腊(的文化),包括《荷马史诗》啊,呃,这个,还有一些神话,都非常得了解。呃,在这个莱比锡大学的时候,他那个,做了一个人生的决定,就是以后想从事语言学,还是想从事哲学。他这个,(18)65年的时候,他已经21岁了。他十四岁的时候,已经开始就是说对这个上帝已经产生疑问了。上帝真的存在吗?我们知道在西方,这个,上帝对于他们的生活,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高的准则,生活的准则,但是尼采已经开始怀疑了。他在莱比锡大学的时候,他这个读了一本书,就是叔本华的这个《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然后他感觉到叔本华这本书,是不是就是为我写的?我一直在追问人生的意义,而叔本华写的这本书,正好投我的口味。他(指叔本华;或“它”,指《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这本书)把人生的这个图画,完整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尼采说这本书好像就是专门为我写的一样。但是这个叔本华,就是说在尼采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前五年已经死了。不然的话,我觉得尼采肯定会去拜访他。这个,(18)67年他这个,加入了一个,当时我们叫这个,普鲁斯俾斯麦发动了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的战争,他(指尼采)应征入伍。(18)69年,24岁的时候,他又被聘为这个巴塞尔大学的教授。这是非常的,说明他对语言学,这个,非常具有天赋的。24岁的时候,(就)被聘为巴塞尔大学的教授。这是他的一个大致的生平。(18)76年是,(18)79年他这个辞去了巴塞尔大学的教职。他在这个大学里头教了十年的书。但是他这个,因为在当兵的时候,就是说当兵的时候,患了白喉。白喉是一种这个,传染性的这个呼吸道(疾病),呃,非常厉害。1889年,就是说,他这个,在45岁的时候,就是,尼采疯了。他这个疯,我觉得是有点原因。一个是他经常自己一个人,特别的孤独,没有人跟他去交流,他自己就说,哎呀,我感觉自己的精神被封闭了,没有人跟我说话。他就找动物说话。他自己是这样说的。再一个就是他身染重病,所以他这个神经系统呢,确实是产生了很多的影响。那么在这个,在这个街头,看着一个赶马人,在抽打自己的那个马。然后尼采跑上去,抱着马,然后在流泪。他说,喃喃自语,然后他疯了。1897年他这个母亲去世,然后他妹妹照顾他。然后,1900年,他这个,尼采去世了。他没有活到20世纪。用他自己的一句话说,就是他的人生是怎么样的?我觉得这句话是非常深刻的,(他说)他是“银白的,轻捷的,像一条鱼,我的小舟驶向远方”。

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尼采的照片。(切换图面)这张照片是尼采这个,患病以后。(切换图面)这张是他在巴塞尔大学时的照片。(切换图片)这是病榻上的尼采,已经到了他快去世的时候。(切换图片)这个也是(病榻上)。(切换图片)这张照片是他在外边旅行的时候,他照的(照片)。(切换图面)这张是他跟莎乐美,还有博尔,照的照片。(切换图片)这是尼采的妹妹,很漂亮。(切换图面)这是尼采和他的母亲。从这个(母子)挽手的态度来看,他母亲是非常爱他的。(切换画面)这是年轻时候的尼采,特别有朝气。尼采在离开巴塞尔大学的时候,去各地游历,那个,他经常去的地方,经常呆的地方,有一间小屋,经常在这儿,就是,尼采的一生可以说是穷困潦倒,没有什么钱,很穷,他住在这个小屋(里)。(切换图面)这个地方呢,叫瑞士的一个山谷,山上有(一个)小镇,叫西尔斯·玛丽亚。这是它近几年的风光(指图面),现在的风光,我从网上搜到的。特别美的一个地方。确实挺漂亮的,很有自然的风味。(切换图面)这个是尼采呆过的地方,是德国的魏玛。

那我们现在就进入主题了。我们前面讲那么多啊,其实是为了(后边)讲他的思想做准备。那任何一个哲学家的生平,他的思想,(都是有背景的。)他(指尼采)从小就经历了(许多事情),去追(问)这个人生的意义问题。那么他的思想也是从这个问题开始的。那刚才(说的)叔本华对他的思想的影响——其实在尼采十四岁的时候,他已经背叛了上帝,他要去寻找真理。他当时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如果你想过平静的生活,那么你就去信仰吧。如果你要探索人生,那你就去追求真理吧!”他是这么说的,咹。那叔本华的思想对他影响很大了。(尼采)十岁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上帝的存在。那么,尼采是一个非常具有这个社会责任感和时代预言色彩(的人物)。他对现代人(及其生活)也有看法,他就感觉,哎,他说他看周围的人,包括当代的很多人,他发现这些人都知道我们的生命都有,只有一次,但是他们为什么就活得这么来去匆匆呢?就好象这个问题,好像(人们都)不在乎,好像不(存)在一样。为什么呢?尼采说,为什么呢?为什么人活在,就是说,看别人怎么样活,我也怎么样活。大家也有这种感受,看别人怎么着,我也怎么着。那尼采就认为,为什么会是这样子的?尼采就感觉到有一种东西束缚着(现代人),(是)什么呢?道德,或者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或者说一种风俗,在束缚着大家。尼采就问:为什么会这样?你经常感觉到一种逃避,就是说逃避这个追问自我,但尼采是比较推重自我的,就是说呼吁大家去追问自己的人生价值,而不是说别人怎么弄,我就去怎么弄。尼采特别注重这一点。尼采(问),就是说,能不能不这样过?让每个人去追求他们自己生活的价值。不要看看别人怎么活,我要怎么活。尼采就是从这个问题出发。尼采感觉到这个,这种状况是非常具有危机性的状况。然后他这个,用一句话去说明,就是“上帝死了”。尼采,呃,刚才我也说了,他对这个“上帝死了”的描述,可以分为这么几个部分:第一个描述就是,尼采发现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对征服自然能力的不断提高,人们对上帝存不存在产生了非常大的怀疑。我们知道,对西方人来说,上帝,可以说是生活的全部准则,或者说是最高的根据。但是他们现在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上帝到底存不存在啊?这个问题如果成为一个问题的话,你说这个信仰还有可信性吗?是没有的。尼采就认为,就是说,现在哪,我们的信仰已经出现危机了。其实“上帝死了”不是说上帝从有到无的死了,它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是)现代人的一种信仰危机。人们逐渐放弃信仰,感觉信不信上帝都是一样的,有没有上帝都是一样的。那他这个“上帝死了”首先就是表达了这个,现代人无信仰的一种状态,对这种状态的一种描述。其次呢,他要表达一个(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敌视。这个问题啊,我简单地说一下。就是在尼采看来,我们知道这个,基督教它这个上帝信仰,也是宣扬一种慈爱,(此岸)与彼岸世界的一种区别,对不对?那在传统的形而上学里边,它也是提倡——你看特别是柏拉图,他就认为这个现象界是流动的,可变的,还有一个理念世界,是不动的,永恒的,其实这个柏拉图的哲学,对基督教的产生有很大的影响。其实他这两种哲学,柏拉图的哲学和这个信上帝的信仰,有一个可比性是什么?他们都认为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感官的世界,(一个)是理念的世界。那么基督教就宣扬一个彼岸的世界,其实就是天堂,是一个极乐的,或者说是完美的世界,那么此岸的世界是一个充满了痛苦的世界。其实尼采是反对的。尼采就是说认为,这种划分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我们除了,尼采就是说,我们除了生活所感受的东西,我们能感受到上帝,真的在彼岸世界存在吗?我们除了能看到我们的现象界,包括我们看得见,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亲眼感受到的,还能真的感觉有这个理念世界的存在吗?感受不到。尼采其实就是,就是反形而上学这种二分的,对两个世界的划分。那我们知道后来的现代哲学家,包括实用主义哲学家,科技哲学,逻辑经验主义,都反对在现象界之后去寻找一个本质世界。呃,其实这个“形而上学”这个词,我们现在人认为,就是,特别是受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影响,很容易就是说,逐渐变成了一种方法论,就是说静止的、孤立地去看问题。那么这(个理解)和古典哲学(的用法)是有区别的。古典哲学,这个传统哲学,其实就是一种形而上学。为什么可以这么说呢?因为这个,包括古希腊哲学,包括基督教哲学,他们都追求,追问一个什么?永恒的东西。它认为(这个)永恒的东西是不变的。那么我们当代马克思的这种方法论,确实,它(指古典哲学)具有这个静止性的成分。但是它不是说,这个传统哲学不是说,就是仅仅局限于现代(哲学所理解的范围)。它(之所以把古典哲学)称作形而上学,就在于它追求一种永恒性,一种永恒性的东西。这样(一来呢),尼采通过对这个现代人的信仰危机,去反思传统哲学。那尼采这个说“上帝死了”,他是要寻找一种新的价值,设定一个(新的)原则。那么尼采认为这种新的价值是什么呢?就是一种生命原则。就是说,假如生命(有两种原则,其中之一)是颓废的,或者是一种绽放的生命(状态),那么尼采会选择绽放的生命。因为这种绽放的生命是一种具有活力的生命,是笑着面对人生,或者是笑着(面对)痛苦的人生。在尼采看来,这种基督教的信仰,把我们的痛苦寄托于上帝,在我们痛苦的时候啊,面对死亡的时候,可以找这个上帝去安慰。但是(当)人们渐渐地失去了上帝的时候呢,我们怎么去面对这种痛苦?尼采就是说,要勇敢地去接受。(这)是一种悲剧的人生。其实(这种悲剧的)人生,在尼采看来,人生本来就是无常的嘛!既然本来就是无常的,你何必要去(痛苦啊)?是吧?你看他这个思想是与(他)小时候经历的人生经历呢,是完全一致的。他小时候经历人生的死亡。

我们来看一看尼采这个,对“上帝死了”,他原文的一个说法。他说:“你们是否听说有个疯子,他在大白天手提灯笼,跑到市场上,一个劲的呼喊:‘我找上帝!我找上帝!我找上帝!’那里恰巧聚集着一群不信上帝的人,于是他招来一阵哄笑。”这个场景描述得非常(精彩)。大家会觉着,我们都不信仰上帝了,你还找上帝?你这不是可笑吗?这就描述现代人一种信仰危机。“其中一个问,上帝失踪了吗?另一个问,上帝像小孩迷路了?他害怕我们?乘船走了?流亡了?那拨人就如此这般又嘲又笑,乱作一团。”大家现在都信仰一种,上帝死了,就感觉很,就是有没有都行,“疯子跃入他们之中,瞪着两眼,死死盯着他们看,嚷道:‘上帝哪里去了?让我们告诉你吧!’是我们把他杀了!是你们和我杀的!咱们大伙儿全是凶手!我们是怎么杀的呢!”其实他这句话表达的就是说,他这个“杀死”其实不是说亲手杀死,(他的)意思是说,我们渐渐远离了对上帝的信仰,所以说上帝离我们而去了,所以说“上帝死了”。“我们怎能把海水喝干?谁给我们海绵,把整个世界擦掉呢?我们把地球从太阳的锁链中解放出来,再怎么办呢?地球运动到哪里去了呢?……”其实他这里还强调说,也就是说,基督教的信仰,对欧洲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它是整个欧洲人,包括中世纪,(一个)多灾多难,我们知道那个,欧洲中世纪,包括非常大的一个鼠疫,连年的战争,就是上帝的信仰支撑了他们一代一代走过来的。但是尼采现在说,上帝已经离我们而去了。可以说对西方人来说,上帝是(一颗)生活中的太阳,照耀着我们全部的生命,但是,他说今天“地球运动到哪里去了呢?”没有了太阳,“我们是否会和穿过无穷的虚幻那样走路呢?……我们难道没有闻到上帝的腐臭吗?上帝也会腐臭啊!上帝死了!永远死了。是咱们把他杀死的。”其实尼采就表达了一种信仰危机。我们现代人看一下,包括我们中国,现在(的)中国人,有很多信仰上的(虚无)。但是我们发现,有许多(人)如何信仰呢?现在我遇到有几个信仰基督教的,那么在他们心中(信仰)是一种时尚,就是一种时尚。而一见了人说,你有信仰吗?我说我没有。他说我有信仰。我就感觉,确实,你是有资格(说你有信仰),你挺时尚的。(笑。众笑)

大概我就讲这么多。其实说实话,讲得比较沉闷一些,但是我觉得对尼采这个思想家来说,他的思想是非常慎重的,非常慎重的思想。他是站在一个时代命运上,去把握这个时代。我没有,就是说一种非常孤立的理解。我们必须非常认真地去看待他的思想,这是我们了解一个哲学家最根本的一个出发点。

(切换图面)这几句话是我自己想的,通过尼采的一生我发现,再伟大的思想家,如果能控制人的大脑,都不是靠思想,而是靠心灵。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需要爱的,不只是靠思想,要人和人之间的沟通,是吧?需要这个同学啊,父母啊,亲人啊,这样(来爱)。这样,我觉得那个,天才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模仿的。我们可以追求这个,这种思想,去追求,但是我觉得像尼采这个一生,是很难模仿的。像他那个比较随性,是很难(模仿的)。第三句话就是,我们选择了哲学,包括我们现在的好多同学啊,要追求很多事儿,那个选择了哲学,那么,与其说你选择了哲学,不如说你选择了追问人生。那么,很多,我当时选择哲学,也是这种感觉。呃,也是带着这个问题来的。

这是我的演讲。呃,谢谢大家!比较沉闷。(鼓掌)

呃,那个,大家,呃,是这样的,这个那个尼采的著作(比较博大而深刻),如果,那个,所以他的生平,他的事迹,(我)讲得比较多,因为这样,我想,就是说,(我)讲了之后,再过几年,(同学们)再细细回忆,说起尼采,知道他小时候发生了什么事,(知道)他的大致生平,(是很有意义的)是吧?这是我想要补充的。那他的思想,我讲的比较浅薄了,仅仅就是说,大体就是说他的这个“上帝死了”,他是怎么提出的?关联到什么问题?有什么样的影响?那么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探讨一下。欢迎,非常欢迎!

主持人(克浩):那个,请各位同学提问。就是对尼采,或者说与尼采有关的问题,大家都可以提出来。呃,建志他还是比较有研究的,对尼采(还是有研究的)。虽说他这是举重若轻,对尼采的思想款款道来,大家有问题赶紧提出来。

王欢同学:我想问一下尼采和瓦格纳的关系。

建志:瓦格纳?

王欢:对。就是比如说尼采和瓦格纳个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他对瓦格纳音乐的这种评价。他们两个人为什么分(离),就是说最后成了一个陌生人。以及,大概对瓦格纳的评价,(你)有所了解吗?

建志:呃,这个问题提得很好。这个(问题)我本来想讲的,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没讲。这里我做一个补充。尼采是一个真理的追求者。也就是说在尼采的生命当中,追求真理比任何事情都重要。他当时认识瓦格纳,比较,就是说和瓦格纳建立了非常真诚的友谊。就是因为他觉得瓦格纳是一个什么,不是一个世俗的人。对音乐和人生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人。同时像很多就是,像我们现在这些流行音乐,像生命体一样。在尼采看来,刚开始这个瓦格纳是用生命来阐释音乐的。我们大家可能知道,就是《尼布龙根的指环》,这是瓦格纳的著作,大家有时间可以去看一下。非常好的一个歌剧。后来这个尼采之所以和瓦格纳决裂,是有很大原因的。因为尼采认为就是,后来瓦格纳受命于这个德国皇室,开了一个歌剧演唱会,在尼采看来这是一种毒品,是一种悠闲的毒品,呃,把这个(各种因素)拉在一块,有没有这个欣赏品味的,都让他去看这个歌剧,去麻醉神经,无聊的时候才想起歌剧来。这个在尼采看来,是一种毒品。尼采的思想很容易被人们联想到反犹太主义,包括“二战”,像这个希特勒,利用这个尼采的思想,其实在尼采的思想当中是非常的反对这个强权政治的。呃,尼采在这个欧洲旅行的时候,曾经就有一个人问他,他说,呃,你是德国人,你们德国有一本好书吗?有一部好的歌剧吗?有一位伟大的那个,呃,音乐家吗?尼采说有,俾斯麦。其实他这是一个讽刺。也就是说尼采的这个行文当中啊,他鄙视这个强权政治。呃,在尼采看来这种,有强权,呃有政治就没有学术,有学术就没有政治。我们可以想,把他那个思想放在我们这个时代,强权政治下有没有思想的问题?呃,其实尼采是非常有思想的。他也预言到了,就是说强权政治之下,是没有,没有这个思想的,没有真正的学术,没有这个真正的音乐。呃,他是这样意思。那他和瓦格纳的关系,这个,瓦格纳成了德国宫廷的这种,工具,他(尼采)认为,他开始他认为瓦格纳的音乐是非常具有穿透力的,呃,是一种生命的绽放。后来瓦格纳(变了),尼采就说,他(指瓦格纳)后来成了德国的一个帝国主义者。所以在尼采的思想当中,他非常反对强权政治,特别是反对这种强权政治。他更反对扩张。在尼采的著作当中,基本找不到就是说,这个反对犹太人,反对犹太人的这个(思想)。他特别欣赏犹太人,他,这个尼采认为这个犹太民族,确实是上帝选择的民族,非常优秀。呃,他和他妹妹这个关系处理不好,其中有一个原因也是,这个,他妹妹的丈夫叫福斯特,是一个沙文主义者,是一个真正的反犹太人主义者。她(指尼采的妹妹)的丈夫在德国感觉到,就是说找不到这种雅利安人这种,民族自豪感,然后他就去了乌拉圭,在那里建了一个这种,纯粹的德国的这种,雅利安人这样的一个基地。后来失败了,然后又……尼采跟他妹妹的决裂,我觉得这(指其妹夫的反犹思想和行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尼采认为说,反犹太主义是一种暴力,尼采这个,他思想当中是找不要这个(反)犹太民族的。呃,我们知道尼采有一个哲学的概念是“权力意志”,其实我觉得更应该翻译为“强力意志”,因为他这个“权力意志”啊,容易和这个“权力”,呃,涉及到政治问题。其实在尼采的哲学当中,可以说是追求(自由),呃,基本的态度是反对强权,然后更多的是关注生命。他这种“权力意志“是指的生命,积极向上的一种生活状态,一种生存的状态,而不是运用在政治上。这是“二战”,包括希特勒,还有他妹妹对他的、尼采的思想的一种曲解。咹,曲解。这个问题就回答到这儿。还有问题吗?

主持人(克浩):呃,有问题的同学提出来,就是,这个机会不多。抓住这样一个宝贵的交流的机会。

某男生:我想问,如果像你刚才说的,尼采背叛了上帝的话,他为什么不直接说“上帝不存在”,而要说“上帝死了”?

建志:呃,这个问题,我觉着问得非常好。为什么呢?我先说一下这个问题。呃,上帝存不存在,和信仰,我觉得(二者)之间是有区别的,或者说上帝存不存在,和“上帝死了”之间是有区别的。在这个整个欧洲的历史发展史上,上帝都是一个根据,前面也已经说了。这个,虽然哲学家们一直在这个,就是问这个上帝的存在性问题,但是大部分(问题)都是信仰上(的问题)。也就是说,他们是承认这个上帝是存在的。那他们又想,如果上帝不存在,我怎么会有信仰呢?我既然有信仰,那么上帝是存在的。他们就是这样(论证的)。但是呢,尼采的“上帝死了”,就是表达了一种,人们从这个,有信仰走向了一种无信仰的状态,有这样一种信仰危机的状况。呃,这是我的理解。大家还有问题吗?

主持人(克浩):因为时间关系啊,再提一个问题。提完这个问题,我们待会儿(休息一下)。

原百玲同学:呃,师兄你好。我记得刚才你说的那个,“上帝死了”,它第一是一种信仰的危机,第二是一种对传统形而上学的颠覆,那我觉得如果要是信仰危机的话,它应该是神学了,(因为)它关心的是信仰问题。而上帝存不存在,或者说对传统形而上学的颠覆,它应该是哲学问题。那这两者,你认为是有关系的吗?

建志:呃,就是说啊,肯定是有关系的。那么你说基督教是一种神学呢,还是一种哲学呢?

百玲:我觉得从基督宗教本身来讲,它是……

建志:是一种信仰,对不对?

百玲:呃,对,它是神学的。

建志:呃,是。其实你像基督教神学,这里边肯定要涉及到哲学思想。不然的话,肯定就不会有基督教哲学(这种提法)了。

百玲:呃,就是说这个“上帝死了”,你认为(它)既是哲学又是神学的?

建志:呃,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但是尼采所提到的这个问题,主要是从哲学上提出的。

百玲:那也就是上帝不存在的问题,是吧?

建志:那上帝存不存在,尼采是没有论证的。他不考虑这个问题。尼采主要是从这个哲学上思考的现代人的这种价值问题。至于你问的这个上帝存不存在,尼采是没有论证的。因为尼采认为活生生的这个生活和信仰,要比纯粹的(思辨)高贵很多。他是一个(具有)生命(意识)的思想家。

百玲:其实我认为,存在,它是一个很纯粹的一个哲学问题。(笑)

建志:哦,是这样的。但是我们需要知道,在欧洲人当中,说实话,之所以西方哲学能(发展)这么些年,就是因为西方人他这个,一方面有信仰,另一方面(他们)不断追问人生的意义,永远是和信仰扯到一块儿。他们可以说,西方哲学信仰和理性(在一块儿),也是他们生活的一个(特色)。

啊,谢谢大家啊!(鼓掌)

李海丽同学:呃,我也有一个问题。

建志:哦,哈。(示意可以问)

海丽:就是你这个分析尼采的性格,我觉得你少了一条,就是我觉得尼采是一个无比虚伪的人,因为他说过一句话,是:“你要到女人那里去,请带上你的鞭子!”我对这句话非常反感。(众笑)

建志:这个问题,确实是…

海丽:就是在现实生活中,尼采暗恋一个女人,暗恋了十几年,都不敢对她说。后来他,最后他终于,呃,有勇气说了以后,这个女的说:“我太讨厌你了,我觉得你这个人是……”就是,她就觉得他连完全表达自己的(爱意的)勇气都没有,却还(在文章中说)找女人,还要带鞭子?他连讲话的勇气都没有!

建志:啊,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挺有意思。(众笑)呃,尼采是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但是这句话,首先就是你怎么具体去解释它。那这句话可不可以这样去理解,假如说带着鞭子,(但是)把鞭子交给女人的手里。(众笑)呃,大家可能都有这个恋爱的经历,在我恋爱当中,我感觉这个女人的控制欲是非常的强大的,(众笑)啊,这个女人的控制欲是非常强大的。如果是我的话,我宁愿这样理解这句话,就是我是带着鞭子,(然后)交给女人手里。

张永宏同学:但是我也在一个材料中看到,尼采疏远了那个女人,(他对那个女人)说,她想控制我,她想控制历史上最聪明的人。这句话,你怎么理解?

建志:呃,这句话,是他对莎乐美(说的)。呃,他……

某男生(即上述“某男生”):呃,我觉得我们(的讨论)犯了一个错误,包括你前面的话,一个是伊丽莎白的丈夫福斯特去的地方不是乌拉圭,而是巴拉圭;二是尼采所说的女人和鞭子,是在他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提到的,并不是对莎乐美说的。尼采(其实)是很爱莎乐美的。

建志:呃,对,对!关于福斯特到底去的是巴拉圭还是乌拉圭,有好几种说法。我看到的是乌拉圭。呃,这个很好,通过我们的讨论,可以不断地扩大我们的视野,提高我们的理解。好,谢谢大家!(鼓掌)

主持人(克浩):好,那我们先休息10分钟。

. . . → Read More: 张永宏:学会活动(3)暨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22)文录

张永宏:学会活动(1)暨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21)文录

2010年10月17日

厦门大学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第一期(总第二十一期)

暨厦门大学图书馆人文社科实验学会活动第一期

周建昌老师:很高兴,我们哲学系的硕博学术沙龙能够在我们图书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举行,我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欢迎。我们图书馆对这个活动很重视,本来我们馆长萧先生也要来的,但是他现在武夷山开会,来不了;他特意打来电话,托我向大家问好,表达他良好的祝愿。说来也凑巧,开学的时候,我到人文学院做报告,表示我们图书馆愿意和学生社团合作,举办一些活动,突出我们厦门大学学生活动的区域特色。周克浩同学后来和我联系,说有这个沙龙,问能否进行合作。我听了很高兴,谈了几次话,就定下来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是我们刚刚成立的,旨在整合我们厦大图书馆的资源,突出区域特色,我们十分欢迎和支持与社会的互动,与其他兄弟单位的合作。为此我们成立了人文社科实验室,安排了系列活动,星期五是文化讲堂,星期六是观点论辩,星期天就是我们的学会活动。我们哲学系的硕博学术沙龙是一个,还有一个是新闻学院的一个学生社团,也有活动。正好我们两个社团都是隔周举办,时间可以错开,这个很好。总之呢,衷心祝愿我们的活动能够获得成功,越办越好。(鼓掌)

主持人(张永宏同学):我们今天的沙龙,分四个环节展开。第一个环节是领导讲话;第二个环节由我们博士生周克浩同学做演讲,时间大致是45分钟,之后我们进行10-15分钟讨论,然后休息5-10分钟吧。第三个环节由我来讲那个信天游;最后(第四个环节),由我们欧阳老师做总结,并代表系里向主讲人颁发荣誉证书。大概就是这么个流程。刚才咱们图书馆的周老师已经讲过话了,现在我们有请欧阳老师讲话!

(鼓掌)

欧阳锋老师:同学们晚上好,今儿晚上是我们哲学系的第一次硕博沙龙。我们系刘泽亮主任很重视我们这个活动,他本来是要亲自来的。刚才他特意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家里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不能过来,向大家表示歉意。刚才主持人说“领导讲话”,其实我不是领导,而是我们哲学系的代表,所以我简单地说两句。首先我们要感谢图书馆以及周老师对我们的支持,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环境,这样的话,使我们哲学系的硕博学术沙龙、我们的声音可以走出人文学院。我们来到这个地方,这个环境也很好,又有录像,周围又都是书,让我们感觉到这种氛围很不一样。所以我这里代表同学们、代表我们刘老师表示感谢。我们这里有许多新同学,都是刚刚进来的硕士生博士生,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我们还是那句老话,就是希望大家好好地利用这样一个机会,这样一个平台,把自己的一些思考,一些优秀的东西,和大家交流。到这里之后,不光是我们哲学系了,而是面向全校,我们同时也欢迎外系、外学院的同学也来参与,也来支持。这是一个(意思)。再一个就是我们的负责人周克浩同学,上一学年做了很多的工作,现在我们主要的负责人是张永宏同学,他也非常地认真负责,对他们表示感谢。还有我们的班干部,对他们的工作,也表示感谢。还希望我们的同学,对于我们的工作,我们的活动,多提一些建议,好的建议,好的想法。我的总的意思就是,我们这样一个硕博沙龙,从有到无,从人文学院走向厦大(全校),如果能够使它成为一个品牌,成为一个亮点,我想也是我们哲学系所有哲学人的骄傲。谢谢大家。(鼓掌)

主持人(永宏):好,谢谢欧阳老师的讲话。下面开始我们的第二个环节,我们有请周克浩同学做演讲。

(鼓掌)

周克浩同学:很高兴和大家交流。我们硕博沙龙已经做了三年了,我也做了三次演讲,第一次是08年,我讲的是《老子》和社会福利,第二次是09年,我讲了《老子》和管理,这次是第三次,我讲讲石竹山签占文化。石竹山主要是属于道教系统,关于这个道教呢,主要是三个派别,一个是义理派,一个是象数派,还有一个是科仪派。这个义理派是讲道理的,比如我们所说的“三玄”(《周易》《老子》《庄子》),是讲道理的。那么这个科仪派呢,主要是做法事,比如说我们在道观里面,看到(道士)在做法,就是搞科仪的,比如他们走罡步,护法,拿着一些法器,这个叫科仪。那么还有第三个叫象数派,象数派就是面向社会的。如果我们说做科仪是面向道观内部的话,这个象数就是面向外部的,比如说风水也好、看相也好、算命也好、抽签也好,这个叫象数派,他们专门为别人,为社会服务的。本来(关于)这三派啊,我前面讲的都是义理,这次我准备讲讲象数。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我再给大家讲讲科仪的方面,比如说我们到道观里考察,这个科仪,他们到底怎么样做法事,法事都包含了什么含义,如果有机会,我们接着讲。

开始之前,我先把题目解释一下。这个石竹山,我们是上学期七月份的时候,我们系的黄永锋老师带我们去石竹山考察,总共是五天的考察。在那个时候,他们道观对我们好生招待,给我们提供很好的吃喝,而且很高档,很好的,永宏也去了。(指向主持人)那么,他们给我们这么多好处,我们是不是也要做出回报。所以,黄老师认为说我们应该做点研究,要写点东西。哦,晓平也去了。(指向听众席的晓平)要求我们每人写一篇文章,都要做一个研究。当时我想来想去,准备做这个道观的管理研究。但是发现人家那个人事和财务,不太想露出来。实在是没办法,所以我想来想去,石竹山这个地方以祈梦著称,比如说你有什么事情,(到那里)去做个梦,然后找人来给你解梦,就可以很灵验地帮你解决了。但是到后来很多人做不出梦了,不知什么原因,做不出梦了。做不出梦来,他们想了一个妥协的方法,就是用抽签来代替。所以我一直在讲,你没有米饭吃馒头,而且馒头比米更方便。抽签花一两分钟就可以搞定,而做梦有可能花十分钟到半个小时,甚至有些人都睡着了,做不出来梦。所以我就想,这样一个祈梦文化(很有趣),我在研究中也发现了好多有趣的现象。我先把最后的结论说一下,因为怕待会儿有些人走了,没听到我最后的结论,这个有点可惜。我最后的结论就是认为,这个签占,它是一种科学。而这种科学,目前尚没有明确它的机制,比如说它是一种科学,但是她内在的原理是什么东西,我们目前还没有搞清楚。这个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挖掘。这是我的一个结论,待会儿呀,我会慢慢把这个结论给大家展示一下。

好,我们开始。(切换画面)不知道大家没有抽过签啊,比如说你去庙里面也好,去道观也好,或者去街摊上也好,不知道有没有抽过签?大家可以仔细想一想。(切换画面)这个是我的整个演讲的思路图,“前言”和“参考读物”是两个附带,“前言”就是我不能开始马上就讲,而是一个花絮,“参考读物”就是我讲这么多,(如果)大家想做进一步的了解,可以把这些参考读物看一看。我在研究过程中,也看了很多书,(列在这里)大家可以看一看。实际上我的主体部分只有三个部分,一个是“签占的产生”,为什么会产生这个东西;另一个是“石竹山的签占”,是最重要的部分,核心部分,就是我们身体的这个地方(比划着自己的躯干);“结语”就是我们得出了什么结论。其中,“石竹山的签占”部分,我又分为四个小部分,第一个是“签谱研究”,就是石竹山的签谱研究;第二个是“签占过程”,就是我们怎么样抽签,怎么样把这个签给抽出来;第三个是“解签机理”,就是怎么样把签解出来,这个是重中之重,而且是最核心的;下面是(第四个)就是实例分析,就是要理论联系实践嘛,我会举三个案例,都是我亲自去询问的,(石竹山那里有个)“俞半仙”,都是我亲自去调查的。(切换画面)我这里还有更细的目录,其中“石竹签谱”部分,包括“签谱结构”和“吉凶等级”,“签谱结构”包括这些东西,比如说“签诗”“典故”“赞词”“吉凶”“仙机”“断词”“用事”,这个七个部分;那么“吉凶等级”就是我们说的“上签”“中签”“下签”,这里也是一个结构(等级)图。(切换图面)下面是“签占的过程”,五个过程,就是“准备阶段”“抽签阶段”“确认阶段”“解签阶段”和“还愿阶段”五个过程,待会儿我们会细说。(切换图画)现在是“解签的机理”,总共有12个线索,(通过)这12个线索,可以很清楚地把签给解出来,实际上很难了,比我们做数学题要难多了,因为数学题有规律,我们按照规律一一做下去就可以了,但是解签不一样,她是辩证解签,跟中医有点类似。这个是“解签的机理”。(切换图面)那么“案例分析”,我有三个案例,第一个是一个风险投资,要办工厂,问可不可以;第二个前途,一个外国人,他想问一下以后的前途;第三个是一个计划生于的案例,就是平潭县有一个妇女,她不想戴这个节育环,她就想问问,看看怎么办,要不要带这个节育环?这是三个案例。

好,下面我们开始。(切换图面)这是我们的一个花絮,我们去福清考察的时候,我们师生总共是八个人,包括在场的永宏、晓平,都去了。这是火车站。(切换图面)这个是我们去的、刚到的时候,看的景象,“辽天居”,“慈航宫”,石竹山的景象。(切换图面)我就说,人家对我们的招待很好,吃的都很好,这个是鸭肉,我们平时都吃不到的,这个是卤面。(切换图面)这个是我们住的地方,这个也很好,我和鹏帅住在一起,三个床位,有空调,有电视,有热水器,有洗澡间,很安静。(切换图面)这个是(石竹湖),风光很漂亮,我们在那里,感觉到身心得到很大很大的放松,这个是石竹湖,这个叫做(石竹湖)。(切换图面)这个是他们在做平安法会的时候,道士(在做法会);这个是我们在祈梦,那个是晓平,后面是黄老师,正在打坐的那个是黄老师,这个(我们)正在祈梦。(切换图面)这个是我们在一个禅寺,就是在道观里面寺庙。这个石竹山这个地方,是一个儒释道三家互融的地方,打电话的是林观潮老师,后面那个是我们系的黄永锋老师。这个是黄老师和周师兄,(一个)道士。(切换图面)这个是(梦)文化,因为石竹山是(祈梦的场所),所以说这个“梦通大道”。(切换图面)下面是个问题,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你们认为这个算命、抽签、看相是迷信,但是我今天要让大家有一个质的转变:原来这个也是一种科学。你看这是一个和尚,让道士给他算命。(众笑)这个也是社会上(发生的)一个现象。这个是我在石竹山拍到的。(切换图面)这个是一个、也是一个背景知识吧,我们首先从一个很宏大的环境里面来认识这个签占,就是中国占卜术的发源时代,(就是)《周易》时代。后面《易林》和《灵棋经》啊,它们都是属于《易经》、占卜的后续发展,那么抽签又是在它后面发展起来的。这是一个基本的轮廓。(切换图面)这个是抽签所崇拜的神,就是我们要抽签,必须要知道我们抽的是哪个神,你看,关圣帝、观音等,城隍、吕洞宾等等等等,都是神仙,神灵。

(切换图面)呃,我先介绍石竹山的特色,石竹山具有两个特色,叫做“九仙君祈梦,观音殿求签”,就是我们可以祈梦,也可以求签。(切换图面)现在我给大家介绍这个签占的实质内涵,就是什么叫“签占”?实质就是人与宇宙的感应,一种感应,比如说我们看电视,我们会流泪,看电影会、比如说看到坏的(事情),我们会气愤,我们会感动。尽管那个感动很浅显,(但是)《周易》说“感而遂同天下之故”,什么都是通过感应出来的。比如说我们求签,是一种看不到的东西(却可以感应出来)。这个我们可以思考一下,比如有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感觉,它突然传达给你。(切换图面)这个是我们要追根溯源,问一下:人为什么要抽签?为什么要抽签?因为人对于这个世界有一种不确定性,他在这种不确定里面想寻求一种确定性。我们为什么要赚钱,我们为什么要存款?我们不如过一天是一天,我们(不如)不存款,(为什么不这样)是因为人对未来有一种不确定性,所以我们要求签,因为这个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切换图面)你看,这个是确定性了,今天这样生活,明天(还这样生活),吃饭(等等),这就是一种确定性。(切换图面)(当然)还有不确定性。这个话说的好,就是“今夜脱鞋放一晚,不定明日穿不穿”,实际上谁也不敢保定,明日一定能够活着,你可能活着,90%(的可能性),但仍有10%活不了。比如说我今天听了一个广播,说潮州发生了一个很大的车祸,这是不确定性。所以我们心灵不安。(切换图面)呃,我这里列了一个函数,就是说这样一个函数,有些是确定性,有些是不确定性,就是说我们生活总是处于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辩证之中,有些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切换图面)当我们面临一些问题的时候,就是有些(局面)控制不了,所以我们想寻求解决。所以有时候我们需要找别人帮助一下。

(切换图面)好,下面我们到了最重要的(部分)。这个就是签占,这个石竹签占里边,它是称为叫“何氏九仙君灵签”,共一百签,是明朝时候一个叫叶向高的人编的,据说是他编的。刚才也说过了,我们分四个部分来说。首先是它的结构。这个签诗,大家都知道五言(诗),这个(签诗)是七言的,我们待会儿介绍一下。签诗就是求签,它有一首诗。(切换图面)比如说这首签诗:“门当户对正相应,女貌男才结做亲,风正清时人正乐,花正开时月正明。”这个是第十三首签诗,就是这个样子的。(切换图面)好,这个是典故,它的历史典故啊,说的是来龙去脉。比如说“天开文运选英豪,万里鹏程志气高,一跃龙门身变化,布衣换却紫罗袍”。说的是唐朝狄仁杰中状元这样一个典故。(切换图面)还有签诗配的赞词,比如“劝君不必把人轻,孔子犹然畏后生,宁看羽毛丰满日,扬眉吐气自飞腾”。这是一个签诗,它的赞词是;“孔子率徒出周游,停车七龄项橐留,瓦砾阻路车难过,英才问答儒宗羞。”孔子和项橐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孔子为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让道。(切换图面)签诗的吉凶,或者说上签,或者说下签,或者说中签,它分了八个等级,就是“上吉、中吉、中上、中平、中下、下签、下下、下凶”,比如说第一签是上吉签,第八十九签是中平签。(切换图面)它的仙机,就是神仙告诉你(答案),这个就是仙机,大家看(投影),我就不再说了。(切换图面)断词,就是说我判断的词,就是断词。举个例子,比如说“勤学苦读,有志竟成,一跳龙门,金榜题名。”这是一段断词。(切换图面)签诗附有问事,对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进行回答,比如说石竹签(就)涉及到风水、遗失、自身、天时、出行这六项事情。比如说第一签的问事,就有风水是怎么回事,遗失是怎么回事,自身是怎么回事,等等。

(切换图面)好,下面是签诗的吉凶等级分配。实际上这个签诗本身没有什么好坏之分,谁说好就是好的,坏就是坏的?不一定啊!好的可以变成坏的,坏的可以变成好的。比如说有人抽了好签,扬扬得意,却发生灾难;有些人抽的是下签或者下下签,小心谨慎,谦虚谨慎,却得到好的结果。所以说不一定就以(签诗)本身为标准。没有什么好坏之分,我们只是就签诗本身而言。上吉签是最好了;中吉签比它弱一点;中上签也是不错的;中下签也挺好;这个下签就有点问题了,困难重重,阻力重重,要顺应时机,懂得放弃,不可以强求,这是下签;下下签,凶多吉少,(我们这里是)就签诗而言,不加入其他因素;下凶指的是凶险,很有可能比较危险。对于这个签谱,我做了一个研究,(切换图面)我这儿做了一个统计,这个数据图,字体有点小,(切换图面)我们来看这个条状图,(这八个等级中)中平最高,上吉次高,中吉和下下是最小的。为什么中平很高,最高?上吉稍微低一点?这个我们会解释。(切换图面)你看,中平和上吉分别达到32%和27%,中平和下下都是2%。这是我们的一个(统计)结论。上吉为什么高呢?因为它强调锦上添花,好了更好。中平签啊,我感觉符合人生的常态,没有什么太大的好事,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灾难,总体还是不错的。所以说它最接近老百姓的生活,告诉你要好好努力呀,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就是中平签要告诉我们的东西。我们再把这八个签,还原一下,粗略地分成三个部分,就是上中下,(切换图面)这是一个统计结果,(切换图面)这是一个统计图标,你看,中级签(最高),上和下是对着的,低一点,(切换图面)好了,中签超过一半,达到53%,如果加上上签的话,达到80%,所以说一个人抽签的话,有80%的机会抽到中签或上签,只有20%的机会抽到下签。为什么呢?为什么?为了讨他高兴?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实际上它是一种内在的劝导机制。你抽签总是抽下签,你还有心思工作吗?算了吧,别干了!是不是?投资,我告诉你别去投资了。所以说是一种内在的劝导机制。求签就是因为有事情才去求嘛,不然你干嘛去求签?(这里便有一种)好的暗示的劝导(作用)。

(切换图面)下面是求签的流程。首先是准备阶段,(叫做)诚信敬意,呼请仙君。就是说你要说祂的好,你请别人帮忙,你要小心一点,要真诚些。你不能说,哎,过来帮个忙!(语气颇为傲慢)(那可是)请人帮忙呀!请神仙也是一样的嘛!不能说,哎,神仙过来,帮个忙!所以说要诚。(切换图面)以前要斋戒,要吃素,而且早上不吃饭。现在节奏比较快,(不怎么讲究了)。怎么说呢,就是闭上眼睛,拿着香,(说)谁谁谁,多少岁,属什么的,住在哪里,什么事情。不能直接就说我是来干什么的。(切换图面)接下来是第二个阶段,即是求签阶段,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直接抽,一个是摇。(切换图面)第三个是确认阶段,因为有时候抽的签,并不是真实的签,可能是仙君和你开个玩笑,所以还需要确认一下,确认是不是确实是这个意思。确认的方法是掷圣桮,一正一反才是,一阴一阳;如果两个都是阴,或都是阳,都不对。一阴一阳之谓道,人事也是这个道理。(切换图面)然后是解签阶段,可不是随便找个人来解签,而是要找道士。(切换图面)这位是“俞半仙”。“俞半仙”可厉害了,他给我讲过,他给许多领导看过相,解过签。因为这个涉及到一些领导干部的隐私,我这里不便透露(也就不说了)。签师会根据签诗的内容、意涵、生辰八字、面相、言行举止、抽签的时间地点,来达到综合判断。(切换图面)第五是还愿阶段,别人帮了你,总要有所表示嘛,是不是?

(切换图面)好,这个是解签的机理。解签里面,有人说很迷信呀,但是它里面还是有一些道理的。比如说王阳明格竹子,他没有格出来,是否他就能否认格竹子的方法也不行?可能他自己的智商有问题呢?解签也一样,有的人水平不行,(解不了)(切换图面)这个是解签的机理,一个图,(其中)最重要的是签诗内容,第二是生辰八字,第三是面相,第四个是言行举止,(这四个是)最重要的因素。(切换图面)解签,它的本质是一种认识论,我们认识事物的方法。我们平常观察事物,都是很简单的。实际上世界太复杂了,认识它太困难了。怎么说呢,一切都在变,一切都在变化。所以我们的解释和平常不一样,普通老百姓说这是迷信。(切换图面)你看,这是我的一个简单分析,实际上可能并不是这样,但我们假设是这样,这样一个函数。这个函数里面的自变量一直在变,有各种变化,很复杂,通过其他方法很难弄清楚,所以说(签占的)这个方法与众不同。就是说很难控制,(需要我们)透过种种复杂变量的迷障,认识事物的本质。(切换图面)所以说签占就是这样一种方法,是一种对生活的“整体感觉、体悟和智慧”,把握一直在变的、复杂的事物的一种方法。这种方法一般人掌握不了。有些人在给人解签的时候,发现,哎,(只看)一个字就(可以)解签了;或者连签书都不看,看手相;或者连手相都不看,只看生辰八字,就可以解签了;或者连生辰八字都不看,看看言行举止,就可以解签了。解得还挺准。为什么会这样?这实际上是一种整体体悟的认知方法。(同时)我们要找到线索,这个解签呀,需要线索,刚才也说了,解签要根据刚才所说的十二个因素,进行对事物(发展)的判断,辩证解签。一般的签师是做不到的,他(可能)就是混口饭吃,他并不一定能够解签。(切换图面)好,解签的线索,这个“签诗的序号”,(共有)一百签,意义不大;“吉凶等级”,(即使是)上吉,也意义不大,就算是下签、下下签,都没关系,并不一定是坏事;“历史典故”,也已经讲了;“签诗本文”,也讲了,要通过感觉,通过签的感觉;下面是“仙机”,也意义不大;“断词”,也意义不大,(具有)参考价值;“问事”,意义也不是很大;“断词”,仅供参考;这个“生辰八字”很重要,非常重要,为什么呢?因为根据生辰八字可以推论出人的先天命运,再对照所抽的签,就可以比较准确地解读签意了;“面相”,一样很重要,因为相貌是内心的某种反映,也透露了人体的健康状况,结合面相分析,可以大幅度提高解签的准确率,(所以说)面相很重要;“言行举止”,很重要,比如说一个人神采奕奕,精力充沛,步履从容,谦逊温和,这是好的现象,(即使)抽到下签也没关系,言行举止很好,说明(下签)是一个偶然事件;“抽签的时间和地点”,也可以忽略不计的。

(切换图面)好,这个是实例分析。我采访的一个道士,“俞半仙”。(切换图面)这个是两位签师。我采访的时候,他一开始还不愿意说,后来同意了。最后我说给你们照张相,这两位签师,对这个相比较重视,我给他们拍照的时候,一定要坐得非常非常的正襟危坐,头也不能歪,歪了一点,他就说,哎呀,这个不太好。让我再照一张。(切换图面)这个就是俞道长,黄老师,还有我。我们在探讨一些签诗的问题。(切换图面)那么,这个是福清的一位陈先生,要投资一个加油站,问是否可以?(抽的是)第二十二签,叫:“下山猛虎吼声狂,过了一洋又一洋,恶意却无空手去,大家防护莫慌忙。”大家认为这个签……大家认为他是否应该投资?(听众中有声音)是否可以?哦,可以!为什么?(听众中有声音)哦?不可以?为什么?(听众中有声音)好,时间关系,我说一下。“俞半仙”的解签,认为可以。你看,《石竹签谱》上写的是中下签,但是“俞半仙”认为是好签,为什么呢?就是说猛虎肚子饿了,下山去寻找食物,“无空手去”,说明这一去,不会空手而回,一定会有所收获。(果然)12月份,大获成功。这个“恶意却无空手去”,本来可以念作“恶意却无,空手去”,也可以解释为“恶意却,无空手去”,你看,两个说法刚好相反。“空手去”,没有收获;“无空手去”,有收获。你看,这个就是辩证法,来了。(切换图面)好,第二个案例,一个老外,听说这个签很灵啊,我问一下,我以后什么时候,我以后的前途怎么样?结果抽的是第九签,叫:“缘木求鱼痴又痴,刻舟求剑又何为?守株待兔君须记,鼷鼠千钧勿发机。”大家看,这个很好(理解)。“守株待兔”。我听了以后确实是感到很神奇。你看,他说我什么都不干,我在树下睡觉,会怎么样?(切换图面)好,第三个,一个妇女啊,她怀了两胎了,第二胎是个女孩子,她已经戴了节育环,不能再生了,她心里很纠结,因为她还想生个儿子,但是她又不敢和政府抵抗,她就来求签了。结果是这样:“造化循环不可移,穷通寿夭早和迟,其中两句平平话,多少人人尽不知。”这个大家可以(讨论一下),要还是不要?(听众中有声音)不要戴是吧?这个咱们来看看签师的解答。(切换图面)你看,“循环不可移”,“循环”,节育环也,“不可移”,就要戴。所以要这位妇女服从上级的安排,戴节育环。这个不是我说的,是我确实经过深入交流得到的。签占是一种独特的、大全的整体认识论,其中蕴含着深刻的认识智慧。但其认识机理我们尚未认识清楚,我们相信,随着认识水平的提升,人们必然会对签占文化有更加深入、更加全面的解答。这个需要一段时间。就像我们认识其他事物一样,学习也是一样。

(切换画面)最后是结语。石竹签谱,就是这本书,没有出版,是民间流传的石竹签谱,我就是用这本书作为研究的。它(签谱)里面有天道承负、因果报应、道德教化、历史典故、寓言故事、阴阳五行等内容。这个不得了。(切换图面)这个是人家给送的锦旗。你看,“石竹仙君,有求必应”。签师具有很多种智慧,阴阳术数智慧、天文历法、历史地理、风土人情、经济政治、法律道德(等知识)和长期的生活阅历。所以说他们有办法,解得准确。在讲解的过程中,他们有道德劝化,尽可能地进行正义的鼓励和道德的教化。因为时间关系,还有很多例子,(就不多讲了)。(切换图面)你看,对于缺乏信心者,(签师)往往会(使其)确定信念;对于妄自尊大者,告诉他们谦虚谨慎;对于那些想靠不法途径发财者,就要他们改邪归正;对普通百姓哪,要他们多做好事,与人为善。这是他的道德劝化的责任。

(切换图面)这个是我推荐给大家的参考读物。你看这本书啊,徐洪兴的这本书,很容易买到,《中国古代签占》这本书。其他的书属于石竹山内部的书,不太容易看到。

(切换图面)这个是,我最后总结一下。就是我讲的这个前言、参考读物、签占的产生、签占和结语。石竹山签占又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签谱”“签占过程”“解签机理”“实例分析”。(切换图面)然后这个签谱,就是做了一个签谱的结构图,包括八个部分。(切换图面)过程,就是这五个过程,刚才也说过了。(切换图面)解签机理,最重要的,一个是“本文”,还有“面相”、“言行举止”和“生辰八字”。(切换图面)实例分析,刚才讲了三个例子。(切换图面)观点,就是这样,最后的观点就是说,签占是一种独特的、大全的认识论,其中蕴含着深刻的认识智慧。但是其解释系统,有待于我们继续努力。

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永宏):好,咱们现在是提问环节。

侯佳君同学:刚才学长说签占是一种科学。那既然说它是一种科学的话,会不会可以把它普遍地运用于社会中,比方说夫妻想不通了,可不可去找签师?就是这个样子。然后第二个问题就是你刚刚讲到了解签的机制,如果说他要求财、或者说做生意的话,那么(如果)他抽到的签是关于婚姻的或者是感情之类的(签),它又如何解释?就这两个问题,谢谢!

克浩:这个问题,就是我刚才也说了,签占是一种科学,但是机理仍然搞不清楚。比如说我们做科学实验,比如说药,药在吃之前,要做很多测试,不可能说还没有测清楚,就用(于临床),给人吃了。关于这个签啊,我是这么理解的,因为世界太复杂了,牵涉到的事情太多了,多、杂、乱,你搞不清楚,以目前人类的认识水平,尚且搞不清楚。因为它牵扯到的因素,影响的因素,太多了,太多了!因为它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所以说很难普遍推广。所以说你看我们国家,搞试点,首先从天津开始,没有一下子铺开,要搞试点。等到我们把机理搞清楚了,就可以推了。要有个过程。第二个问题,你认为如果求的是财,抽的是婚姻,这涉及到一个取象比类的问题。什么叫取象比类?你比如说这个水啊,这个水,它是个水,但是你也可以说它是阴哪!这个就是取象比类。(再比如)乾卦,乾卦说的是向上的、进取的、光明的,都叫阳,都叫乾卦。所以没有说这个签只属于一个情况,没有这个(规定)。我们中国智慧的伟大就在这里。你比如说蒙卦,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求的,比如你小孩子的时候不识字,可以说是启蒙;你读大学了,仍然需要启蒙;读研究生了,你仍然需要启蒙呀;你以后生孩子,都需要启蒙。它就是一种取象比类的方法。等到你适应了这种方法,就不会受局限了。

石升伟同学:刚才师兄举的例子,我可不可以提点建议。就是我觉得这个例子并不一定是支撑这个最终的结论的。比如说刚才那个“循环”,那个我觉得就有点牵强。当然它有一定的道理,甚至有些抽签的解释,我觉得它讲的也是非常有道理的,比如说它的机制的形成,需要给以时间。(关于签占,我)非常的期待,它明天一定会成为一门科学,被大家所认可。谢谢!

克浩:其实我这里说(签占)是一种科学,它是一种辩证的(科学)。有人说你解签,你不看我的签诗,倒看起我的相貌来了?为什么呢?我是来找你解签的,你看我的相貌干什么?签师说,不用看你的签诗,我只要看你的相貌。好,有的时候,他相貌也不看,他就看你一句话,比如说你走过去,说,哎,请你帮我看一下相。哎,就这么一句话,就解完了。Ok,请你走吧。这就是解签的智慧。(签诗)真的不需要看的。他只需要看你走过来的神情,或者说话,言语表达,马上解签。这就是它复杂的所在。比如说那个“循环”,如果遇到的是另外一种情况,他就可能不这样解了。这恰恰说明了它的复杂性。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研究。好,谢谢!

孙振新同学:你说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会去抽签?你说因为我们感觉对生活有些不确定。但是你想一想外国人怎么办?天主教或者伊斯兰教的教徒怎么可能去抽签?我感觉你应该是从中国文化这个角度去理解,去屈从那个不确定性。谢谢!

克浩:这个很好解释。你说基督徒可以寻求上帝的帮忙。我们有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想办法解决。但是解决的方法不一定相同。比如说这里有只鞋,你可以用手解开,或者用刀把它解开,或者叫我帮忙解开,解决的方法并不一定相同,但是追求的本质(是相同的)。他为什么寻求上帝呀?你想想。我们如果说必须这样,必须那样,没有变化,(那不行)是不是?我们要反观内心,反观自身,觉得(比如说)我将来读研究生,我要做什么事,你仍然有不确定性。你家孩子将来怎么样?(不确定)你内心深处有这种东西。他需要想一种办法去解决,他需要寻求一种确定感。

某男生:我是不太赞同你说的那个签占是科学的提法。我想问的是,你认为中医是科学吗?它的发展如何?第二个问题,你认为签占和中医的方法是一样的吗?

克浩:以前说中医是迷信,或者糟粕,现在不是发展很好嘛!第二个问题是,我们中医和签占的本质、方法是差不多的。我们去体检的时候,要抽血,要胸透;但是你去中医那里,把脉,望闻问切,一看,气色很好,不要给你抽血什么的。但是哪,它的效果在很多时候实现了跟抽血、胸透一样的(效果)。中医的方法,就是整体把握,天、气候、生活环境、心情,各个方面,它都会综合考虑。好,谢谢!

某男生:你刚才分析的例子,都是从一些表象的东西获得一种启示,如果说签占是一种科学,或者说它是合理的,未免实在是有些夸大了。好,谢谢你。

克浩:好,谢谢。你提的这个问题,可以这样想,是没错的。我们站的立场,我们的阅历,我们读的材料,经历的环境,都是不同的。所以说,可能或者说必然会出现不同的理解,这个倒是没问题。但是我觉得你可以继续它的研究,你会慢慢地理解我的用心。好,谢谢!

主持人(永宏):哈,克浩,你遇到麻烦啦,你一开头就说签占是科学!我的意思是,咱们的这个争鸣啊,很好很好。因为时间关系,最后两个问题,啊!

方兆斌同学:我问一个。就是师兄你刚才说到,签占是一种科学,然后你又说到,签占是一种尚未被认识的科学。我觉得你这句话本身就是一种非常矛盾的说法。科学,就我们大部分(人)的理解,应该是一种确定性的东西,对不对?然而未被认识就是一种不确定性。到底是确定性还是不确定性啊?我也是被你弄糊涂了。然后,我觉得你这种说法吧,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嫌疑,这也体现了一种所谓的学术的狭隘性和无批判性,你完全迷信进去了,你知道吗?你学道教我不反对,但是你这个迷信道教,就违背了学术性嘛,对不对?(众笑)然后你举了那三个例子啊,让我想到了一个人,想到了萧传博(音),说什么萧氏手术治疗法,治愈了好多患者,其实他是昧着良心说话。抽签的人,到底有没有那种效果呀?所以一定要去思量一下,到底有没有用?如果盲目地去相信它,这个也不好。

王建志同学:我说两句啊,咱们这个硕博沙龙,一定要尊重主持人的观点。即使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在这个言语里面,不要有一些讽刺性的语言!(众笑)

兆斌:我没有讽刺啊,我是说他没有批判性。(众笑)

建志:要首先尊重别人的看法。

克浩:这个,是这样子的。就是说,当然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啊!我这里要反驳。就是说当你听到我说它是科学的时候,你应该马上有一个反应,就是我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为什么说它是科学。我当然不是信口开河。我这里边花了一些时间,花了一些时间去访问,去思考,研究了这么个结果。你却恰恰没有思考。因为你要有思考,你就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二一个,你思考,就算你思考,思考也没有用。因为我们站的立场不同,得出的观点相应的不同。我们的生平或者阅历不同,所以结论也不同。当然我们也可以说你这个观点对我有所帮助,或者我这个观点对你有所帮助,这个都没关系。你应该想,为什么我这么讲?到底有没有合理性?或者说一点合理性也没有?(这个签诗)流传这么久,就像我讲的,从《易经》开始传……

兆斌:我觉得我没有说你的说法那个,我觉得你刚才说那个中签、下签、上签,我觉得有合理性。你看那个图,就是一种正态分布。有一定的合理性。我是说你这个逻辑,你这个过程,是否应该值得批判一下?不是你说它科学,它就科学。它到底在那些方面体现了科学?我是这个意思。

克浩:对,是这样的。就像刚才讲那个中医和签占,可以(有异议),没关系。好,谢谢。

祝涛同学:我觉得它(签占)也有合理性。但是其中也有一些瑕疵。比如说刚才的签诗,第三句话,它有两种断句方法,这个很有意思,但导致了一种诡辩。而且,由此我想到一个故事,就是三个秀才去考试,在路上遇见一个签师,就让他占卜。但是签师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举起一个手指头。那这是什么意思哪?第一种意思是只有一个人考上,第二种意思是没有一个能考上,第三种意思是只有一个人没考上,这就是非常诡辩的东西,那我认为这就是签占文化的一个瑕疵。虽然它有它的合理性,但也为诡辩提供了便利的基础。第二个问题,签占之前要先诚信敬意,那我想问一下,是不是(就)承认了意识能直接作用于物质?有了这种意念,就什么都可以了,比如说隔空取物,我想让手中的书自动飞出去,(它)是做不到的。好,谢谢!

克浩:好,先从第二个问题回答。你刚才说你想让书飞出去,但是如果做不到的话,你能不能保证它不存在?你理解不了广义相对论,你是否认为它是错误的?所以你认为对的东西,并不一定正确。你实现不了,也并不一定说明错误。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刚才也说了,这个要辩证地看,比如说《周易》,正因为它难,所以我们全中国有段时间,都要批评它,都说是迷信,都这么说,集体无意识了,这个叫众口铄金呀?我看过一个资料,说曾国藩在太平天国的时候,杀了好多人,我们今天叫杀革命者,他被人骂死了。(曾国藩)说了一句话,众口铄金。比如说一个人,都说他坏,他就真坏了。都说他好,他自己也开始做好事,要慢慢地发生转变。(我总结一下思路)第一,你理解不了的,并不一定是不正确的。你站在你的立场,你说是科学,你知道什么是科学?你懂物理、化学、天文、地理、生物吗?不知道,还怎么谈科学?第二个,我们说它是辩证的,要辩证地看问题。辩证需要反省本心,你需要(反思)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心被蒙住了?

这个是简单的一点心得。谢谢大家!(鼓掌)

主持人(永宏):克浩啊,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那个观点呀,我也不认可。哈哈。(众笑)我的意思是,咱们(在)这里讨论签占是不是科学,或者迷信,这个东西,我们在这里交锋,这么一个问题,咱们去思考,需要咱们去阅读,去琢磨。这个事,就是咱们(举办沙龙)的意义了。那我觉得咱们这个沙龙,这么个形式,挺好,气氛很激烈。太好了。这么一个形式,真是太好了。关于传统文化呀,需要咱们去思考,去伪存真,去粗取精,这就是咱们这么一个沙龙的形式、意义之一。因为这个时间关系啊,咱们同学们要是下面还有什么想法的话,在咱们“鼓浪听涛”上面有一个专区,是关于咱们这个活动的一个讨论区,到时候咱们可以去发贴,咱们在那儿去争鸣,把咱们这个沙龙给延续(下去)了。还有就是咱们这个有摄像,到时候会往优酷上面传,咱们在那儿也可以发贴。这么个挺好。好,时间关系,咱们休息五分钟,然后继续开始下面的活动。

(休息阶段)

主持人(周克浩同学):好,我们开始。现在我们有请张永宏同学给大家做报告。

(鼓掌)

张永宏同学:好,开始。我的题目叫做“易禅道视野下的信天游叙事”,副标题是“以民歌大师张天恩为例”。刚才苗苗同学问我什么是“信天游叙事”?这个“信天游叙事”啊,我是用了一种文学的说法,到底什么意思呢?我,我也说不清楚。哈。这个易禅道的视野呢,就是关于世界、人生的思考。以认识世界、认识人生的这么一个视野,来回归到信天游。他们是怎么个来演唱信天游,在生活中是怎么个融合的。(我的题目)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再说细了我也不知道了。哈。好,ok!

. . . → Read More: 张永宏:学会活动(1)暨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21)文录

张永宏:世界哲学日庆祝活动暨哲学系2010-2011学年硕博学术沙龙第四期(总二十四期)取得圆满成功

庆祝“世界哲学日”系列学术活动暨本年度第四期硕博学术沙龙(总第二十四期)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在图书馆总馆323(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举行。哲学系博士生、硕士生并其他单位友好人士参加了本次活动。指导老师欧阳锋教授、区域研究资料中心负责人周建昌副研究员等出席了本次活动!

此次活动分两个场次展开。

上半场由博士生兰浩同学主讲,其主题是“康有为碑学思想——试析《广艺舟双楫》”。他首先介绍了中国传统书法艺术中帖学和碑学的特色:帖学主柔媚,碑学主刚质;并且认为书法和特定的时代背景互为影响。接着分析了康有为的碑学思想,主要以《广艺舟双楫》为例展开论述,认为康推崇碑学而贬抑帖学,和当时的国势有关,亦与其个人的遭遇有关。最后分析了康有为本人的书法作品,进行了精致的臧否,认为时人应当抱着一种同情之理解的态度来对待康的作品及其思想。在场同学进行了相关的提问,气氛热烈,中场休息期间,都有讨论。

下半场由硕士生刘莹同学主讲。她以维特根斯坦哲学的前后期转变为导言,从game之概念分析入手,讨论了维氏后期哲学中重要的内容,即language games(语言游戏说)。认为维氏不主张语言仅具有指称功能,而出于反本质主义的哲学前提,关于“游戏”,维氏亦并未进行定义,而仅只是“描述”。但是在三类“游戏”之间形成了隔阂,故而又分析了维氏以家族相似性的命题来补充其语言游戏说的思路,及其哲学价值。接着论述了维氏“rules prior to games”的认识,但同时提出了自己的理解。然后分析了维氏的forms of life的主要意旨,认为语言要回归经验世界。同学们与之进行热烈的交流讨论,场面活跃,效果很好。

最后,欧阳老师就本次活动做了扼要的点评,认为进行哲学研究,需要开阔的视野,特别提到维特根斯坦的哲学,认为很具有挑战性,敢于迎接挑战,探索新知,也是哲学研究所需要的。接着,欧阳老师代表哲学系对两位主讲人颁发荣誉证书,大家合影留念,活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嘉宾:欧阳锋教授 周建昌副研究员

主持:周克浩 张永宏

摄像:周建昌

摄影:吕苗苗

文录;张永宏

#gallery-3 { margin: auto; } #gallery-3 .gallery-item { float: left; margin-top: 10px; text-align: center; width: 33%; } #gallery-3 img { border: 2px solid #cfcfcf; } #gallery-3 .gallery-caption { margin-left: 0; } /* see gallery_shortcode() in wp-includes/media.php */

 

张永宏:世界哲学日庆祝活动暨哲学系2010-2011学年第三期硕博学术沙龙(总二十三期)取得圆满成功

活动新闻报告稿 . . . → Read More: 张永宏:世界哲学日庆祝活动暨哲学系2010-2011学年第三期硕博学术沙龙(总二十三期)取得圆满成功

张永宏:哲学系2010-2011学年硕博学术沙龙第二期(总第二十二期)取得圆满成功

. 本年度第二期硕博学术沙龙(总第二十二期)于十月三十一日在图书馆总馆323(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举行。哲学系博士生、硕士生并其他单位友好人士参加了本次活动。指导老师欧阳锋教授、区域研究资料中心周建昌副研究员等出席了本次活动! 此次活动分两个场次展开。 上半场由博士生王建志同学主讲。他的主题是“尼采的‘上帝死了’”。通过对尼采生平的讲述,建志同学认为,尼采对基督宗教态度的转变,除了他个人的颖慧和敏感之外,也和当时的社会变化有关;而尼采首先洞见了这种变化,捕捉到了时人丧失信仰的时代信息,颇为悲切地称之为“上帝死了”,并尝试着进行价值重估和价值重建的哲学探索。建志同学的发言引起了不少同学的兴趣,大家或赞同,或补充,或反驳,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下半场由硕士生林葳同学主讲。她以“南国奇葩之布袋戏及其美学内涵”为题,首先从文献资料入手,溯源了布袋戏的前世今生;接着介绍了布袋戏的行头、偶雕、戏台及表演特色等,使同学们对布袋戏有一个感性的认识;进而对之做了适当的美学发挥,认为“精巧”是布袋戏的一个重要的美学特色,而且在表演中达到人偶合一的审美精神境界。最后,林葳同学播放了著名剧目《清源仙女》中的一个折子,为演讲添色增辉,博得了同学热烈的掌声,讨论也很激烈。 最后,欧阳老师就本次活动做了精辟的点评,认为尼采是著名的哲学家,他的思想很活跃,很有特色,对于我们当下的生活也很有意义。而关于布袋戏,则认为美学的问题很复杂,可以从多个角度切入,展开论述;把布袋戏作为一个视角,进行美学的探讨,很有意义。总而言之,本次沙龙活动气氛活跃,现场感强烈,效果很好,希望下面各期能够继续保持。接着,欧阳老师代表哲学系对两位主讲人颁发荣誉证书,大家合影留念,活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嘉宾:欧阳锋教授 周建昌副研究员 主持:周克浩 张永宏 摄像:周建昌 摄影:刘郁芊 文录;张永宏 #gallery-4 { margin: auto; } #gallery-4 .gallery-item { float: left; margin-top: 10px; text-align: center; width: 33%; } #gallery-4 img { border: 2px solid #cfcfcf; } #gallery-4 .gallery-caption { margin-left: 0; } /* see gallery_shortcode() in wp-includes/media.php */

10月31日“学会活动”

10月31日(3)哲学系 – 周日“学会活动” 标题: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二十二期 主讲人:王建志 林葳 内容: 博士生王建志:尼采的上帝“死了” 王建志的讲座视频1 2 尼采说,上帝死了。他或者是想说,我即是上帝。事实上,他已经这样说了。但是,尼采的上帝也死了。结果……

硕士生林葳:南国奇葩之布袋戏及其美学内涵 南中国的奇葩,肇始于初民的历史记忆,布袋包裹的游戏精神,流淌的文化,审美的视域,以及美的创造……

时间:2010年10月31日(周日)晚7点 地点:厦门大学图书馆323 区域研究资料中心 联系电话:2184335 网址:http://hsslab.xmulib.org #gallery-5 { margin: auto; } #gallery-5 .gallery-item { float: left; margin-top: 10px; text-align: center; width: 16%; } #gallery-5 img { border: 2px solid #cfcfcf; } #gallery-5 .gallery-caption { margin-left: 0; } /* see . . . → Read More: 10月31日“学会活动”(3)哲学博硕学术沙龙(22)

2018年四月
« 3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分类目录

文章归档